「DeFi教育基金」抛售50% Uniswap财库拨款,DAO组织真的去中心化吗?

首页 > 专家观点 > 「DeFi教育基金」抛售50% Uniswap财库拨款,DAO组织真的去中心化吗?

原标题:《「DeFi教育基金」抛售Uniswap财库拨款引争议》

将50万UNI通过场外销售获得1020万USDC后,DeFi Education Fund(DeFi教育基金,以下简称「DEF」)点燃了Uniswap部分社区成员的怒火。

6月中旬,这支旨在为监管政策制定者普及、推动DeFi而筹款的基金,以投票的方式通过了由Uniswap财库拨款100万枚UNI以运作该基金的提案。根据提案,该基金组织会在提案通过后的90天内发布详细预算。

结果,社区还未获悉这100万UNI具体怎么花时,DEF先卖了一半,还在Twitter上将消息公诸于众。质疑声很快来了。

人们发现,DEF的官方推特连个头像都没有,怀疑它不是个正经组织;而在DEF提案页面中获得高赞的一个反对声指出,Uniswap的财库不应该为「DeFi教育」这种宏大行动拨款,因为这不单单是Uniswap的职责,财库应该为Uniswap自身的发展所用。

不可否认的是,DEF的拨款提案的确获得了72.64%的投票支持率。有质疑者提出,该基金的立项团队中有Uniswap资方A16z的背影,投出的UNI票也多来自该机构授权的组织,「自己提案自己投票」的行为有违公允。但也有支持者认为,组织为防资产贬值卖成稳定币也并无不妥。

然而,还是有一些人开始反思,PoS机制下,当持币量决定投票权时,DAO组织形态还能守住其「去中心化治理」的目标吗?

获UNI拨款1个月 场外出清50% 

「在@GenesisTrading的帮助下,为了资助DeFi教育基金的努力,我们以1020万美元的USDC出售了50万UNI,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,我们将向Genesis发送50万UNI并收到1020万美元的回报。」7月13日,DeFi Education Fund(DEF)在推特上大大方方地发布了这一动态。

从这条消息看,尽管DFF的UNI资金是从Uniswap的财库中获得的,但该基金并没有通过这家去中心化交易平台(DEX)出售它一个月前获得的这批拨款,而是通过知名的OTC场外交易服务商Genesis出清了拨款的50%。

理论上,场外出售并不会直接对价格市场造成打压,但这个消息在昨日晚间酝酿时仍然带来了不利影响,UNI从19.5美元跌至18.6美元,跌幅4%。

这到底是个什么基金?为什么它会获得Uniswap 100万UNI的财库拨款?

在Uniswap的治理官页上,DeFi Education Fund(DeFi教育基金,DEF)由哈佛法学院的Blockchain & FinTech Initiative发起,该组织简称为HarvardLawBFI。

他们在今年5月底就提议创建一个由「100 -150万UNI」支持的社区监督组织,为从事加密资产政策的现有的及新的政治团体提供资金,目标是「教育政策制定者以防范去中心化金融面临监管、法律、政治和税收威胁;实现去中心化融资和相关活动的监管透明度;推进支持分权金融和分权治理的法律;激励其他DeFi协议的治理社区(通过该组织或他们自己的组织)为这项工作做出贡献」。

「简而言之,我们建议创建一个政治拨款委员会(大致模仿Uniswap拨款计划),其董事会成员是法律和政策专家,包括来自各种领先的DeFi项目的律师。」DEF还解释了为什么需要大量资金,「有效的律师、说客和组织者是非常昂贵的。」该组织认为,世界各国政府都在考虑如何监管去中心化的金融,他们需要有这样一个组织来捍卫生态系统和去中心化的理想。

「所以哈佛法学院发起了一项提案来资助一个游说团体?嗯,听起来很可疑。这笔钱会给谁?我认为这存在利益冲突,我反对这一举动。」很快就有人Get开始怀疑这个组织的动机及可实施性。

Compound的创始人Robert Leshner也提出了疑问,「这项提议缺乏防止财库资金成为贿赂基金所的关键细节:who, what, where, why, how。这些都是在投入数千万美元资源之前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。」

尽管不少评论者怀疑,花这么些钱去游说政策制定者到底值不值得,但这个提案还是在5月28日至30日的两天内,获得了67.81%的投票率,然后进入了共识审查阶段。

DEF的100万UNI拨款提案获得超72%的支持率

捍卫理想是要花钱的。于是,HarvardLawBFI又在6月1日的DEF共识审查中提出「是否应该从社区财库中拨款100万UNI……以保护协议和DeFi免受法律和监管威胁?」这次又得到了72.64%的支持率。

在6月12日公示的细化提案中,HarvardLawBFI列出了7名DEF「最初的委员会成员」,包括Reverie的联合创始人Larry Sukernik,Aave的总法律顾问Rebecca Rettig,Uniswap Labs的首席法律官Marvin Ammori,甚至还有世界经济论坛执行委员会成员Sheila Warren。

在面对有关Uniswap财库拨款给DEF的提问时,HarvardLawBFI承诺,这些资金预计将在未来的4到5年内分配,「因此不会像一次性出售100万UNI那样产生稀释效应。」从7月13日出售了50% UNI拨款的举动看,它违背了这一承诺。

DeFi的DAO组织真的去中心化吗?

在DEF出售了50% 的Uniswap财库拨款后,人们才开始注意到这个基金会。

「我是第一次听说Defi Education Fund,」YFI的创始人Andre Cronje干脆在推特上发起了一项投票,以测试大家对这个组织的了解程度。截至7月14日5时30分,6414次投票中,76.3%的人选了「没听说过他们」,只有8.5%的投票称「知道他们」,另有15.1%的人在围观投票结果。

质疑声也随着DEF的抛售行为而来。

首先是DEF的信息披露渠道问题,「官方推特连个头像都没有?」「也没有个网站链接吗?」

DEF官方推特还没有添加头像

Defi Education Fund的推特的确有点糙,尽管它背后的组织HarvardLawBFI早在今年1月就注册加入了Uniswap治理官页,但DEF的推特却是在开始提案Uniswap拨款时的6月才注册,没头像的推特仅有785名关注者。值得注意的是,它得到了Uniswap创始人Hayden Aadams的关注,甚至在早前的提案发布时,Aadams就曾支持过这一提案。

除了DEF官方社交账号的严肃性外,外界更大的质疑点是,价值千万美元的庞大财库拨款,到底是如何通过广泛的投票支持的。

人们发现,早在这个基金立项时,就有「DeFi Watch」博客的博主Chris Blec质疑BEF的投票合理性,他认为,由HarvardLawBFI提议的该基金能通过投票,反而说明Uniswap不是去中心化的,「18%的代币由早期风投投资者控制,还有21.2%的选票掌握在团队手中。」

这样的UNI分布让外界认为,Uniswap的利益相关者在治理时,发起并通过对自己有利的提案似乎并不是难事。Chris Blec称,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 (又名A16z)自己控制的UNI数量足以超过通过该提案所需的4000万UNI门槛,他怀疑是A16z煽动了BEF这个游说性质的提案,目的是使其DeFi投资组合受益。

Chris Blec甚至在6月分别给BEF和A16z写了信,要求他们披露更详细的信息,包括A16z是否在该基金成立的提案中投了票或委托其他组织投了票,但他并没有收到回信。

目前,没有证据表明A16z支持这项提议。但有趣的是,BEF提案最终的投票结果显示,哈佛大学、伯克利大学、斯坦福大学以及A16z前合伙人Jesse Walden获得了4050万张选票。另外1050万张选票来自其他大学附属组织,尽管尚未确认他们是否被A16z委托投票,但A16z曾表示,他们会将投资获得的DeFi代币选票委托给一些高校自治组织,以此方式参与DeFi协议的去中心化治理。

至少从理论上来说,在PoS(权益证明)机制下,持币量往往代表着投票权,这意味着谁的币多,话语权就更大。那么如此一来,推崇DAO(去中心化组织)治理的DeFi,还能守住去中心化治理这个精髓吗?

DEF以提案的方式出现,一支由7人组织管理的基金从投票中获得了权力,可以直接动用Uniswap的社区财库,中国网友调侃,「这还真是取之有DAO」。

从治理原则上来说,DEF似乎并无「程序违法」,毕竟是票选出来的,但票的集中性问题却着实让DAO治理变得有违其宗,「我开始怀疑DAO的智慧性了。」推特上的吃瓜群众如是说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8btc.com/article/6660705
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